誰來陪瑞幸再扛三五年?
2019-05-28 16:13 瑞幸咖啡

誰來陪瑞幸再扛三五年?

上市首日,瑞幸A輪投資者賬面回報率逾600%,經過一輪暴跌后市值近乎腰斬,但所有投資者仍處于浮盈,最重要的是,今年11月中旬就能套現離場,錢治亞所稱的堅持補貼3-5年,真的有人關心嗎?

來源: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

作者:沈浪   編輯:陳澗

常喝咖啡的人都知道,每杯咖啡都有泡沫,只是多少不同而已。

創造中概股最快上市速度的瑞幸咖啡(股票代碼:LK,以下簡稱瑞幸),正陷入吹起互聯網咖啡泡沫的質疑,資本市場也似乎信心不足。瑞幸上市4天后便破發,截至5月24日收盤,瑞幸股價仍低于17美元的發行價。

成立不到兩年就虧損上市,計劃繼續大規模擴張。在一片唱衰聲之下,創始人錢治亞稱補貼還要堅持三到五年,問題是,瑞幸真打算扛這么久嗎?

為什么瑞幸不受待見?

美國東部時間5月22日,瑞幸登陸納斯達克的第四個交易日,在硬挺三個交易日后被打回原形,開盤十余分鐘便跌至16.79美元,不得不面對破發的宿命,隨后繼續一路下跌,最終收盤于14.75美元,暴跌14.9%,與其上市首日最高52.7%的漲幅形成鮮明對照。

一個正式營業不到兩年的中國咖啡品牌,成功在納斯達克敲鐘,瑞幸創造了中國概念股自創立到上市的最快紀錄。

按照傳統思維,大家都應該為瑞幸感到驕傲才是,即便是割韭菜,瑞幸咖啡創始人錢治亞也成功割到了國外。但網友們卻不買賬,無論這家公司暴漲前還是暴跌后,質疑聲一直都在。

▲瑞幸咖啡股價大跌時網友的評論。

瑞幸不招人待見,并不完全因為羨慕妒忌恨,更深層的原因是外界對其代表的投機模式的不認同。

過去一年,瑞幸共賣出了9000萬杯咖啡,截至今年3月底,門店總數已達2370家,在國內僅次于星巴克。一系列光鮮的數字已成瑞幸對外炫耀的利器,但這些都是資本助推下瘋狂燒錢營銷的結果。

成立伊始,瑞幸就采取高舉高打的策略,邀請湯唯、張震出任品牌代言人,除了大規模的廣告投放、網點擴張外,瑞幸還首次將互聯網公司常用的高額補貼引入咖啡零售領域,“買二贈一、買五贈五”促銷方案與“2.8折”、“5折”等大尺度優惠券滿天飛。

瘋狂燒錢確實幫助瑞幸在極短時間內收獲了大量用戶,這也直接導致瑞幸一直處于嚴重流血狀態。2018年,瑞幸營收8.41億元,凈虧損卻高達16.19億元,幾乎為營收的兩倍,相當于每賣出一杯咖啡就虧掉18塊錢。

▲瑞幸咖啡近幾個季度持續虧損。

研究表明,靠大幅度補貼獲得的客戶粘性并不高,遠低于其他營銷手段吸引到的顧客。業界普遍認為,瑞幸一旦停止補貼,銷量就會呈斷崖式下滑,陷入有補貼有銷量、無補貼無銷量的尷尬境地。

更重要的是,瑞幸打的算盤依然是:通過燒錢獲得壟斷地位、再提高售價收割用戶,該營銷策略本來就有不正當競爭嫌疑,存在被監管方叫停的可能。

令產業界憤怒的是,如果這條路被證明在實體零售領域也行得通,今后各行業都可能出現攜巨額資本闖入的“野蠻人”,復制這一模式,“顛覆”當前格局,這不僅是對所有認真經營實業的企業家的傷害,也將可能讓消費者面對更多的滴滴。

此外,創業不到兩年、處于嚴重虧損狀態的瑞幸,一上市市值就超過60億美元,幾乎相當于經營近半個世紀的星巴克的十分之一,后者2018財年營業額、凈利潤分別為247億美元、3.15億美元,在全球78個國家和地區擁有29000家門店與35萬名員工,這也極大地沖擊了人們的認知。

投資機構年底就可離場

吊詭的是,與公眾質疑頗多不同,在創投圈,瑞幸成立以來一直都是“香餑餑”。從2018年1月開始試運行到上市前,瑞幸一年內拿到了四輪融資,總額達5.5億美元。

除了數千萬元的天使輪融資外,在其他的每一輪融資中,瑞幸均獲得了億元級別美元注入。2018年7月,這家剛剛成立半年有余的咖啡零售品牌宣布完成2億美元A輪融資,投后估值達10億美元,大鉦資本、愉悅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和君聯資本等一眾明星機構參與本次融資。

到了去年底,小藍杯再次宣布完成2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飆升至22億美元。IPO前一個月,瑞幸咖啡又完成了1.5億美元的B+輪融資,僅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集團貝萊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就投了1.25億美元。

從A輪融資投后估值10億美元,到B+輪融資完成后29億美元的投后估值,瑞幸不到一年時間估值就飆升190%。

在瑞幸上市以前,外界高呼看不懂各大投資機構的邏輯,紛紛質疑這家公司迅速膨脹的估值,因為他們不了解背后的門道。

網絡流傳的商業計劃書顯示,在融資過程中,瑞幸毫不諱言資本退出的快速性,明確表示該公司將在2019年登陸資本市場,現在看來,他們確實干得不錯。今年上半年就成功在納斯達克掛牌交易,這意味著現在與瑞幸捆綁在一起的投資機構,最早在11月17日即可實施套現離場的計劃。

▲瑞幸咖啡融資歷程

在IPO首日,瑞幸市值最高曾突破60億美元,這意味著A輪投資者的賬面回報率逾600%。

經過此輪暴跌后,瑞幸市值幾乎從巔峰腰斬,30多億美元確實已經直逼上一輪融資時的投后估值,但目前所有投資者仍都處于浮盈狀態,大鉦資本、愉悅資本分別持有瑞幸股份的10.03%、5.69%,最新市值高達3.61億美元、2.05億美元,二者合計已超過瑞幸總投資額。

換句話說,只要瑞幸管理層能夠想方設法將自身的股價在180天的鎖定期滿后仍能維持在當前水平,或者在當前市值的基礎上再跌掉一半,不少機構投資者有望獲得一筆非??曬鄣氖找???悸塹酵蹲勢諳拮畛げ壞攪僥?,這樣的項目打著燈籠也難以找到。

當然,管理團隊同樣是大贏家,用投資者的錢燒了十幾個月,不僅拿到了高薪,更有大量的股價,僅瑞幸咖啡董事局主席陸振耀、CEO錢治亞目前所持股價的市值,已分別達到9.28億美元、5.98億美元。

創業者與資本方用極短的時間,造就出了一個皆大歡喜的局面。

瑞幸還能補貼5年?

在瑞幸IPO敲鐘后,錢治亞曾公開表示,“虧損符合預期,通過補貼快速獲取客戶是我們的既定戰略。”她還放言,“我們會持續補貼,堅持三年到五年”,“可以明確的說,我們會堅持快速的擴張,目前不考慮盈利”。

問題是,錢治亞哪來的底氣認為瑞幸還可以堅持3-5年?

根據招股書,通過此次IPO,瑞幸一共融到5.61億美元,扣除承銷商費用后,實際融資額為5.3億美元。

錢治亞原計劃在IPO后30天內以17美元發行價向承銷商額外配售495萬股ADS,遺憾的是,瑞幸如今已嚴重破發,寄希望于其他投資者仍然以遠高于公開市場的價格大規模購買瑞幸的股票不太現實,因此,錢治亞利用IPO募集到的資金很可能將止步于5.3億美元。

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賬面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11.59億元,加上IPO募集到的資金,同時扣去近兩個月燒掉的部分,瑞幸目前實際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不超過48億元,再刨去近一年內需支付的租金、裝修、貸款、設備采購等短期債務8.12億元,錢治亞實際可動用資金為40億元。

▲瑞幸咖啡營業成本及費用情況,圖片來自國泰君安證券

招股書顯示,成立18個月的瑞幸累計虧損高達22.27億元,平均月虧1.23億元。今年初,錢治亞曾表示,瑞幸新一年計劃新增2500家門店,相當于再造一個瑞幸,年底門店數量突破4500家。

隨著門店規模的擴大,瑞幸虧損將會大幅增長。

根據招股書,瑞幸今年前三個月運營成本為10.06億元,較上年同增長628%,凈虧損5.51億元,是去年同期的4.2倍,未來平均月虧損金額突破2億元已是大概率事件。這樣算下來,錢治亞手上的錢大概只能維持20個月左右,距離她計劃的再燒3-5年要差上一大截。

在此期間,瑞幸要想再次從資本市場融資恐怕不會像以前那么順利了,優信、蔚來就是榜樣,你如何說服投資者不斷把真金白銀投入一個無底洞?

一旦資金鏈斷裂,瑞幸的夢想可能就會遭遇打擊。不過,也許是我們多慮了。

無冕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